左逸然

【山花】回家吧。

♦ooc 预警(. ❛ ᴗ ❛.)
♦小学生文笔T^T
♦不上升蒸煮(*/ω\*)
♦白魏
♦一发没~Ծ ̮ Ծ
♦就酱~

……………………我是经常被遗忘的分线……………………

啊,天很冷了呢。
魏大勋哈了口哈气。
北方的冬季总是来的有些快,温度总是在不经意间降低着,等你反应过来,已经要穿棉了。
魏大勋慢慢地走在街道上。这种能够肆无忌惮地乱逛,没有约束的感觉简直不要太好。
路边的路灯散发着很温暖的光,与远处霓虹闪烁的风景映衬着。
下雪了。
细细小小的雪花飘落下来,在温暖的灯光下闪着微弱的而又晶晶亮亮的色彩。
雪下的有点急,路面上很快就落了一层雪,这微弱的晶亮聚在一起,路灯照在上面,更明显了。
想家了,也,想他了。
魏大勋站在原地,默默地盯着前面。
“……艳阳里……”
手机铃响了,魏大勋掏出手机,未知来电?魏大勋手指顿了顿,点了接听。
“……喂?”
“……魏大勋,我回来了,你在哪?”
电话那头是自己想了很久的声音,声音变得更加成熟了,低沉的声音从电话里传来,就仿佛他就在自己面前。
魏大勋沉默了很久,电话那头也沉默着。
魏大勋眨了眨眼,才发现泪水已经盈了满眶,顺着自己脸滑了下来。
“……我,我回去。”
“不用,我过来找你。”不容拒绝的口吻,明明霸道的要死,可却还是会下意识的听他的。
魏大勋报了地址,慢慢蹲了下来,泪水被浮现的笑容挤的所剩无几。
白敬亭很快就到了,他微微喘息着,应该是跑着来的。
“这大冷天的不在家里好好待着在外面瞎晃悠什么呢?还穿这么薄……”
还是那个口吻,还是那个人,其实也没有很久不见,可就是很想很想他。
白敬亭还想再说下去,抬头猛地发现,魏大勋的泪水在眼眶里转转悠悠,最后落了下来,落到了他那小小的梨涡旁。
白敬亭叹了口气,将魏大勋搂入怀,轻轻拍打着他的后背。
“……什么话也不说,就那么走了,走后一点音信都没有,我,我差点就以为你不要我了……”
“对不起,我不该什么都不说就走了,不该一点音信也没有……”
白敬亭认命地安慰着委屈的耳朵都耷拉下来的自己的爱人
魏大勋从白敬亭怀里出来,吸了吸鼻子,轻声说:“回家吧……”
白敬亭见他这么说,笑了笑,说:“嗯,回家吧。”

【山花】蜜汁同行 正经番外

ooc

这个其实是我想吐槽的~

内啥,豆腐渣文笔已经形容不了我的文笔了【捂脸泪奔(´°̥̥̥̥̥̥̥̥ω°̥̥̥̥̥̥̥̥`)】


最后
不要嫌我短T_T

番外外外外~

      这天风和日丽晴空万里,白邮差在打扫屋子的时候猛然发现了勋外卖的身份证。(哦豁~我也不知道为啥打扫个房子身份证会掉出来~)
      白邮差定睛一看,嘿呦,这勋外卖不姓勋姓魏!
      这都在一起了那么久,结果还不知道爱人的真实姓名可还行!
      白邮差决定他要“恼羞成怒”!
      当勋外卖看到摆在自己面前的身份证和沉着脸的爱人的时候,勋外卖无奈的叹了口气,说:“我们公司有和我同姓的,怕叫混了,就叫勋外卖了。”
      白邮差:……不知道为什么就是有点想笑可咋整……
      话说撒老板是真的很任性呐~

【山花】蜜汁同行 算个番外吧

蜜汁同行一

依然是ooc 的逸然

这个算是我刚开始写的思路吧……不过后来就改了~23333

文笔是真的渣【捂脸泪奔】





勋外卖坐在不知道哪里的台阶上,拿着手机对着自己的一张俊脸“咔嚓”一声,只看了一眼,就随手发到了朋友圈,并配上了一段文字:没有外卖单以及客人的催促,世界变得美好起来了呢~
可惜勋外卖一时高兴过了头,直到看到撒老板发的一连串笑脸,才想起自己忘记屏蔽老板。
于是可怜的勋外卖就被扣了工资。
哦,这可真是个悲伤的故事。

当白邮差哼着歌骑着小电驴被没有遵守交通规则乱闯红灯的勋外卖吓得猛刹车的时候,他今天的心情一下子就跌入谷底。
而勋外卖则是猛地从被扣工资的悲伤心情中脱离,忙着道歉。
“对不起对不起,我没看红绿灯,抱歉哈。”
而白邮差则是冷冷地瞅了他一眼,然后什么也没说,只留给勋外卖一个冷艳的背影。
而反应慢了半拍的勋外卖才反应过来,刚刚那个兄弟长的可真好看啊……
真可惜没有留下他的联系方式。
而勋外卖完全没有意识到自己的重点跑偏,只沉浸在刚刚一瞥中的盛世美颜中不可自拔。

白邮差就没有勋外卖那么多戏了,那天的事也只是让他不愉快了一个下午而已!
正当白邮差快要忘记那天的事儿的时候,他收到姐姐欧御姐希望能让自己家弟弟去帮自己相个亲的请求。
白邮差一听就不乐意了啊,于是正当他想要义正言辞地拒绝自己姐姐的时候,欧御姐抛出了可以带他买一双他喜欢的鞋的诱惑。
白邮差一听双眼一瞪,他是那种为了鞋可以抛弃节操的人么?!
好吧他是。
于是勋外卖很如愿以偿地见到了白邮差。

如果白邮差知道和姐姐相亲的人是这个让他不愉快了一个下午的人,他是打死也不会过来的。
于是在白邮差同学的极不配合下,场面一度十分尴尬,不过勋外卖似乎对尴尬场面自带免疫功能,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面前这个好看的有些过分的人儿。
白邮差纵是脸皮再厚也没熬过这炙热的目光。于是他轻咳一声,瘫着张脸说:“我是替我姐来的。”
而对面勋外卖则是一笑:“哎呀,真巧,我是替我兄弟来的。话说兄弟你是干啥的啊?”
“……送快递的。”白邮差被勋外卖突然的热情吓了个措手不及。
“哎呀!真巧,我是送外卖的,咱俩还算半个同行呢!这就是缘分啊,兄弟,加个微信吧。”勋外卖说完就凑了过来,而邮差则是慢悠悠地拿出了手机。在勋外卖低头扫码的时候,白邮差一抬头就看到了他的梨涡,顿时就感觉仿佛有只丘比特之箭射中了自己的心脏。
白邮差喜欢有梨涡的人这是他很少和别人说的,当然,也因为没有人问。
不过丘比特之箭还没多呆一会,就被白邮差的疑问带了下去,什么时候送外卖的和送快递的是同行了?



白敬亭吃完了面前的食物,百无聊赖地玩着手机,
打开微信,一眼看到刚刚加的勋外卖的微信,手指在屏幕上犹豫了一秒,点了进去。
勋外卖朋友圈里第一张就是他的自拍,有些沙雕,白邮差没忍住笑了出来。这一笑,勋外卖猛地抬头,就愣住了。
白邮差长的本来就好看,这一笑就更好看了。弯弯的眼睛里闪闪发光,就连眼角下的泪痣也在闪闪发光,勋外卖心想:我这是药丸。


勋外卖愣愣地吃完了面前的食物,白邮差心想:吃完了也不好就这么散了,不然也太尴尬了。于是他对勋外卖说:“一起再去溜达溜达?”
勋外卖愣了愣,随即就笑了出来:“行呀兄弟。”
勋外卖长的本就不差,再加上这梨涡,平添了一份可爱,白邮差看的愣了。
直到勋外卖懵懵的瞅着他的时候,他才回过神,回过神来暗暗唾弃自己这个梨涡控。
“咱们去哪儿啊?”勋外卖问。
“游乐园吧。”若是欧御姐在这里,一定会吐槽白邮差的险恶用心。
到了游乐园,白邮差带着勋外卖径直走向了鬼屋的售票处。
“咱……咱们要去玩鬼屋?”勋外卖意识到,猛地发问。
“嗯,不然呢?”白邮差皱了皱眉头,故意摆出一副非常想玩的样子,看起来有些可爱。
于是勋外卖成功地被美色误导了。
白邮差得意一笑。
可是到了鬼屋门口,勋外卖才意识到,自己有点怕鬼啊啊啊!不过勋外卖转头看了看白邮差,突然觉得鬼什么的,一点都不可怕。
某小旗立的高高。
但还没坚持多久就倒了。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我滴个妈!!!!”
勋外卖一路上被吓得不仅飙出了东北话,还一路拽着白邮差,而白邮差则是达到目的后微微一笑,一路上温和地护着勋外卖。
直到出来后,勋外卖直说,以后再也不去了。不过抱怨还没抱怨完,勋外卖似乎想起了什么,脸刷的就红了。
白邮差仿佛没注意到一般,在前面走着,实际上正在一旁偷笑来着。

太阳很快就落山了,天边的彩霞美得不像话。
而勋外卖则是盯着摩天轮出了神。
“想坐?”耳边响起白邮差的声音。
“嗯。”勋外卖轻轻应了一声。
白邮差听到回答,就带着勋外卖去买了票。
在坐上摩天轮的时候,勋外卖的眼眶突然红了。
白邮差见此,有些懵了。
没等白邮差开口,勋外卖就轻声说:“在生我的时候,母亲没调理好身子,落了病。后来她就离开我了。在我不懂事的时候看到游乐场里的摩天轮,吵着要玩,我妈答应我了,可最后也没带我去。”
白邮差听着,一语不发,心里觉得有些难过,而难过的原因就是面前这个缓缓地说自己故事的人。
摩天轮快到最高处了,白邮差刚想说些什么,却不知道如何安慰人了。
勋外卖突然看向了白邮差,对他说:“很感谢你陪我坐摩天轮,作为感谢,我把我自己送给你了。”
白邮差听这话,愣了一下,大脑当机了好几秒,然后颤抖着说:“好。”
话音刚落,一个温温软软的东西贴到了自己的唇上,几秒的时间,就退了回去,而白邮差本来就当机了的脑子要彻底停止运转了。又过了几秒,白邮差才感觉到自己的耳朵和脸的温度高的离谱。
直到回到家中,他也没反应过来自己多了个男朋友的事实。


PS :

      当勋外卖他妈妈知道自己儿子是怎么跟他对象告白的时候,拿着棒子追着他儿子跑了两公里远~
      可惜勋外卖年轻体壮的,愣是“捡回了”一条命。
      麻麻:家门不幸!家门不幸啊!!!!!

【山花】蜜汁同行(完结)

严重ooc
豆腐渣文笔
白魏
正式完结(撒花~)

十三

    “咔嚓。”勋外卖对着远处送快递的白邮差拍了一张。
    zun俊!勋外卖心想。于是勋外卖很愉快地将那张 美得冒泡划掉 表情包当成手机桌面,然后乐滋滋地去送外卖了。
    在之后,白邮差看到那张头发被大风无情地吹起,眯着的眼睛周围一条条的褶子宛如一个被岁月无情蹂躏的表情包后,白邮差开始深深的怀疑到底是自己的审美有问题还是勋外卖的审美有问题。
    亦或者……情人眼里出西施?

十四

    勋外卖和白邮差的关系在勋外卖的死缠烂打划掉 死乞白咧划掉  热情奔放中渐渐地好的一批再次划掉 升温。
    但这个一起吃一起喝一起玩的“兄弟”不是勋外卖想要的啊!
    勋外卖想要的是友谊升华后粉红粉红的那种关系啊!
    所以勋外卖躁动了,兴奋了!他准备告白!
    “老胡,我眼皮咋老跳呢?总感觉似乎有啥大事儿要发生……”
    “……我咋知道……”

十五

    “喂?”白邮差揉了揉炸开的乱毛,有些不耐烦地说。
    “……小白……”勋外卖深呼了一口气,再次开口,“内啥,今天晚上你有空么?”
    白邮差听后认真地开始思考到底自己有没有空,正当他想说“没空”的时候,突然看了看手机,上面赫然显示着三个字母“wdx”。
    在一联系上下文,清了清嗓子,以一种很沉稳的嗓音盖住了自己将要越出心脏的喜悦。
    “行,在哪儿见面?”
    “就咱们常去的那家火锅店。”
    火锅店???这家伙是要用锅底儿跟我告白么?

十六

    火锅的香气扑鼻,白敬亭心里带着些忐忑但是却很愉快地吃着火锅。
    可是火锅都只剩锅底儿了,也没见勋外卖有什么表示。
    而勋外卖假装镇定地吃着火锅,实际上心里紧张的恨不得把火锅底儿也喝完。
    “内,内啥,小白,咱俩回去吧。”
    “回哪儿?”
    “回,回家……”
    “……走吧。”
    果然想多了么……

十七

    九点多了,天空也已经很暗了,天空中零零散散有一些星星,轻轻闪动着,总是让白邮差想起某个人的眼睛,开心时眼睛轻轻眯起,仔细看,仿佛有万千星辰,哦,万千星辰也不及。
    夜里温度总是降得快,微风划过,不算冷,但也总能让人起一层鸡皮疙瘩,这鸡皮疙瘩就算全立起来,也不及他对勋外卖的万分喜欢。
    煞风景的白邮差如是想。
    正在白邮差的思绪一万匹马也拉不回来的时候,勋外卖停下来了。
    “咳咳。……小白。”
    “嗯?”
    “小白,你脸上有东西。”
    勋外卖低着头,害怕自己有些红的脸蛋会被白邮差看到。
    “是么?哪呢?”白邮差摸了摸脸,并没摸到什么。
    “你过来点儿……”
    白邮差凑近脸。
    “啾。”
    一触即分的吻,软软的唇仅仅是贴了一下,就飞速地闪开了。
    “小……小白……”声音有些发抖,“……我喜欢你。”
    “抬头。”言简意赅的一句。
    勋外卖听话地抬起头,然后只看见白邮差的脸迅速放大,然后唇贴了上来……
    “小……小白?”勋外卖眼睛里起了些水汽。
    “我也是。”
    没头没尾的一句,却让勋外卖欣喜若狂。
    “小白!”
    “嗯。”
    “我喜欢你!”
    “嗯。”
    眼前是白邮差笑得弯弯的眼睛,身后是被路灯拉得长长的影子……

终于写完啦~这是我第一篇完结的文呐*罒▽罒*~很有意义!【认真脸】
虽然没有很多人看呐【心里有ACD数哒(〃∇〃)】但真的很开心很开心呐~

嘻嘻,最后,可能会有番外吧……也有可能没有啊……【薛定谔的番外咩?】

hhh 就酱吧~

【山花】蜜汁同行 三

白魏,

渣文笔

严重ooc

有一点点双北

就酱
ーー·ーー·ーー我是可爱的分界线ー·ーー·ーー·ーー·

    白邮差寻思着,钱都到手了,此时不买鞋,更待何时?所以他就问了问勋外卖要不要一起去买鞋,勋外卖笑地一脸傻气的同意了,而勋外卖那个若隐若现的酒窝可爱了白邮差一脸。
    到了商场,白邮差直冲向了自己早就看上的鞋子。
    勋外卖惊讶于原来白邮差这么喜欢买鞋子的么,心里暗暗下决心,以后要挣更多的钱,不然连给白邮差买鞋的钱都没有,人家凭啥跟自己走?
    不过,勋外卖并不知道,他还没有足够的给白邮差买鞋的钱的时候,人家就是跟他走了。

    勋外卖和白邮差一前一后走进店里,店里有几个小姑娘,见一下有俩帅哥走进来,都很兴奋。
    有一个姑娘大着胆子朝勋外卖问了联系方式,勋外卖实际上不太想给,但是又不好拒绝。就对那姑娘笑了笑。
    而白邮差正好看到了,顿时气不打一处来。
    正当小姑娘觉得自己要要到帅哥的联系方式的时候,突然感觉脖子后面冷风袭袭,小姑娘往后瞅了瞅,正好对上白邮差的眼睛,被吓得就地打了个激灵。
    而一边的小姑娘却好似窥破天机般笑的直叫路人恶寒。

十一

    白邮差觉得自己似乎不是很对劲。
    就好比他总是会有不知哪里来的火气对勋外卖发。
    特别是在他对别的小姑娘笑的一脸灿烂的时候,都有种想用眼神杀死那对狗男女的冲动。
    而这边的勋外卖也很苦恼,最近莫名其妙地会被客人要求别和另一个快递小哥一起送货或者直接拒绝他的送餐。
    而撒老板见此非常高兴的搓了搓手,终于有小辫子落入他手中了哈哈哈哈。

十二

    至于勋外卖和撒老板的爱恨情仇还要追溯到撒老板刚刚调过来的时候。
    那时候他还是个很和善的老板,直到勋外卖不小心把撒老板朋友何小哥气走之后,就对勋外卖的态度急转直下。
    对此勋外卖也很委屈。
    明明是撒老板做错了让他兜着,奈何何小哥的智商高,一眼识破阴谋诡计,一气之下愤然离开,怪我喽?
    再说也不是把何小哥追回来了么,干嘛还一直针对我。
    如果撒老板听到了,只会邪魅一笑然后摆出一副吊炸天的姿态说:“我无聊。”

饭也没吃,作业也没写,但我就是想更文,嗯,就是这么棒~

【山花】蜜汁同行 二

白魏,不上升真人

全文有一丢丢双北

然后明天开学了,因为本人是个学生党,所以更新可能会在周六日,如果作业少就不知道什么时候会更了。
就随便说明一下。
嗯,就酱。

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

    白敬亭吃完了面前的食物,百无聊赖地玩着手机,
    打开微信,一眼看到刚刚加的勋外卖的微信,手指在屏幕上犹豫了一秒,点了进去。
    勋外卖朋友圈里第一张就是他的自拍,有些沙雕,白邮差没忍住笑了出来。这一笑,勋外卖猛地抬头,就愣住了。
    白邮差长的本来就好看,这一笑就更好看了。弯弯的眼睛里闪闪发光,就连眼角下的泪痣也在闪闪发光,勋外卖心想:我这是药丸。


    勋外卖愣愣地吃完了面前的食物,白邮差心想:吃完了也不好就这么散了,不然也太尴尬了。于是他对勋外卖说:“一起再去溜达溜达?”
    “行啊。”勋外卖听后露出了个傻傻的笑,真的是傻的惨不忍睹。
    之后勋外卖就和白邮差逛了一下午的公园,自那之后,勋外卖和白邮差一看到这个公园就绕道儿走。

    白邮差回家的时候,欧御姐正乐呵呵地盯着手机。见白邮差回来,乐呵呵地打了个招呼,然后又乐呵呵地回了屋。
    白邮差一度怀疑欧御姐是不是脑子出了问题。
白邮差去厨房倒了杯水,手机在客厅沙发扔着,欧御姐不知道啥时候又下来的,打开了他弟的手机,看见他弟弟和一个陌生男子的微信。
    “弟啊,你手机里这个男的谁啊?”
    “你今天的相亲对象。”
    “呀!早知道长这么帅就去看看好了。不过你咋加他微信了,你不是很少加别人微信的呢?”
    白邮差听欧御姐说的话,突然觉得有些不爽,这一不爽,语气也就没能好到哪里去:“啧。你不也没去么?”然后就把手机抢走了。
    欧御姐听出他的火药味儿,有些纳闷儿,这是吃火药了?

    自此之后,勋外卖和白邮差就三天两头见一次,有时是在工作中,有时是在平常下楼去超市,    这让白邮差一度怀疑他是不是给自己装了追踪器。
    不过后来白邮差才知道勋外卖其实就住自己楼上。
    于是勋外卖就天天直接来他家骚扰他了。
    白邮差非常后悔当时一时嘴快透露出他俩是邻居。
    于是现在白邮差看着勋外卖在厨房忙来忙去,无奈的他只得给欧御姐狂刷屏让她给自己买自己喜欢的鞋,毕竟相亲也去了,就这么食言可实在不太好。
    欧御姐被烦的直接转账,拉黑。不过白邮差也没觉得有什么。
    白邮差抬了抬头,看见勋外卖在那里忙活来忙活去,竟突然觉得就这样也不错。白邮差甩了甩脑袋,将这些思绪都甩了出去。
    菜做好了,白邮差面无表情的夹了一筷子菜。就着米吃了下去,吃完白邮差意外的挑挑眉毛,还挺好吃。于是就就着饭把菜吃了个差不多。

【胡熊】论假酒的危害性

不上升真人,只圈地自萌

文笔渣

胡熊

ooc

    熊梓淇,一个宠胡一天宠没边儿了的老大哥。胡一天毫不怀疑的认为,如果他是熊梓淇的儿子,他怕是要废。
    但是也不得不承认,被宠爱着的感觉非常好,特别是宠自己的这个人长的还挺好看。
   

    胡一天,在熊梓淇眼里就是个奶味儿的小天使。简直不要太可爱。要是胡一天撒个娇卖个萌,就算再生气,也能被他的奶劲儿冲淡了。但实际上这个被他宠坏的男人要比他高,每次想要揉揉他的脑袋的时候,都会因为自己的身高而放弃。天知道熊梓淇到底有多想揉揉他。

    在众人眼里,熊梓淇和胡一天的关系就像妈妈和儿子,哥哥和弟弟,关系不可能逾越,不然那不就是乱伦了么!
    可惜他们还就是不按套路出牌。
    在他们手牵手的时候,可以解释说是关系太好。在他们抱一块儿的时候可以说是兄弟情深。可是他们亲在一起总不能说是母亲对儿子的亲近吧?!吧?!!
    于是他们就顺利的在一起了。
    网友:卧槽,我的老公一下没俩,呜呜呜。
    网友:国民老攻突然娇羞对弟为哪般?究竟是道德的沦丧还是人性的毁灭?
    网友:感觉没爱了【手动再见】

    熊梓淇发现自己真的是一个特别容易动心的人。
    有一次,他的好兄弟魏大勋带着白敬亭一起请熊梓淇吃饭,不过熊梓淇觉得要是真的信了他们的邪自己去的话怕不是给虐个遍体鳞伤的回来,所以熊梓淇义正言辞地带着胡一天去了。
    那天魏大勋和他拼酒,他们是老乡,老乡见老乡,两眼泪汪汪也不是没有道理的。所以两人最后是被扶出去的,在被带出去的时候,两人还对彼此喊到:“来!继续喝!”
    然而在把熊梓淇带上车的时候,,熊梓淇就像没事儿人一样,坐在那里。
    “哥,你没喝多啊?”胡一天惊奇地发问。
    熊梓淇低头把手机拿出来,翻开相册给胡一天看了一张他给魏大勋拍的丑照,笑了笑说:“装个醉,不然表情包怎么到手?”
    熊梓淇一向都是一副热情洋溢的样子,但是喝了酒的熊梓淇眼睛里似乎藏着一汪深潭,将所有的浮躁都盖了下去,随之浮上来的则是让人忍不住溺毙在里的温柔。
    而熊梓淇看着驾驶座上认真开车的胡一天,看着他被路灯勾勒出的轮廓,看着他看向自己眼神里的笑意,心脏跳动的声音清晰可闻。
    熊梓淇眯了眯眼,叫胡一天停车,他扯住胡一天的领子,将唇印了上去。只短短几秒,一触即分。
    然后他又若无其事地躺回副驾驶装睡,表情很淡然,实际已心如擂鼓。
    而胡一天在熊梓淇的唇印上来的时候,大脑就短路了,胡一天只感觉自己的心脏似乎在一瞬间加速了。
    他短路的脑袋里只剩了一句话:假酒害人。

    酒壮人胆,那天晚上的事如果在他清醒的时候是万万不可能去做的。可惜他那天晚上不清醒。
    隔天早上,熊梓淇捂着自己脑袋,恨不得重回昨天给自己两个大耳刮子。
   有人敲门,熊梓淇暂时放弃了祸害自己的头发,去开了门,可这一开门,熊梓淇宁愿自己没听见敲门声。
    门外是胡一天。
    “梓淇哥,我给你带了点粥。”语气一如往常,可熊梓淇却觉得莫名有点心虚。
    “……嗯,进来。”熊梓淇转身给胡一天拿拖鞋,然后接过粥盛在了碗里。
    “你还没吃呢吧?”熊梓淇让自己尽量和平常一样。
    “……嗯。”胡一天看熊梓淇那明显不对劲的样子,突然觉得心里有些不舒服,特别想刺眼前人两句。
    两人以非常正常的姿态吃着粥,可心里都想着事。
    “内啥,昨天的事儿你别放心上。”熊梓淇率先开了口。
    胡一天听这话,更不开心了。也没搭话。
    熊梓淇看胡一天安安静静坐在那里,心里更慌了。
    后来,多少年后,熊梓淇回想起当时的情绪,忍不住想笑,那哪里是担心失去朋友,那明明就是担心胡一天离开自己。在他做出那事的时候,感情就已经变质了。
    不过,这时的他还不知道。
    胡一天见他一副手足无措仿佛做错了事的小孩子的样子,突然就不想生气了。
    “梓淇哥。”胡一天突然站起来走到熊梓淇身旁,低下头,在熊梓淇闭上眼睛准备挨揍的时候,两片软软的唇印了上来。
    胡一天的吻温柔却也青涩。而熊梓淇终于也感受了一回昨天胡一天的感受。
    吻毕,胡一天就那么瞅着自己,熊梓淇感觉脸热的滴血。
    而胡一天则是有些委屈地说:“哥,你要对我负责。”
    “怎……怎么负责。”
    “当我男朋友。”
    熊梓淇一听,感觉脸似乎更热了。他抬头想要说些什么,却见胡一天一副委屈巴巴的样子,顿时心就软了一块。
    “……好,好吧。”
    而胡一天则露出了笑容。
    熊梓淇无奈的想,他真是被胡一天吃的死死的。

【山花】蜜汁同行 一


新手上路

豆腐渣文笔

白魏

清水

短篇

易坑

易ooc

    勋外卖坐在不知道哪里的台阶上,拿着手机对着自己的一张俊脸“咔嚓”一声,只看了一眼,就随手发到了朋友圈,并配上了一段文字:没有外卖单以及客人的催促,世界变得美好起来了呢~
    可惜勋外卖一时高兴过了头,直到看到撒老板发的一连串笑脸,才想起自己忘记屏蔽老板。
于是可怜的勋外卖就被扣了工资。
哦,这可真是个悲伤的故事。

    当白邮差哼着歌骑着小电驴被没有遵守交通规则乱闯红灯的勋外卖吓得猛刹车的时候,他今天的心情一下子就跌入谷底。
    而勋外卖则是猛地从被扣工资的悲伤心情中脱离,忙着道歉。
    “对不起对不起,我没看红绿灯,抱歉哈。”
而白邮差则是冷冷地瞅了他一眼,然后什么也没说,只留给勋外卖一个冷艳的背影。
    而反应慢了半拍的勋外卖才反应过来,刚刚那个兄弟长的可真好看啊……
    真可惜没有留下他的联系方式。
    而勋外卖完全没有意识到自己的重点跑偏,只沉浸在刚刚一瞥中的盛世美颜中不可自拔。

    白邮差就没有勋外卖那么多戏了,那天的事也只是让他不愉快了一个下午而已!
    正当白邮差快要忘记那天的事儿的时候,他收到姐姐欧御姐希望能让自己家弟弟去帮自己相个亲的请求。
白邮差一听就不乐意了啊,于是正当他想要义正言辞地拒绝自己姐姐的时候,欧御姐抛出了可以带他买一双他喜欢的鞋的诱惑。
    白邮差一听双眼一瞪,他是那种为了鞋可以抛弃节操的人么?!
    好吧他是。
    于是勋外卖很如愿以偿地见到了白邮差。

    如果白邮差知道和姐姐相亲的人是这个让他不愉快了一个下午的人,他是打死也不会过来的。
    于是在白邮差同学的极不配合下,场面一度十分尴尬,不过勋外卖似乎对尴尬场面自带免疫功能,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面前这个好看的有些过分的人儿。
    白邮差纵是脸皮再厚也没熬过这炙热的目光。于是他轻咳一声,瘫着张脸说:“我是替我姐来的。”
    而对面勋外卖则是一笑:“哎呀,真巧,我是替我兄弟来的。话说兄弟你是干啥的啊?”
    “……送快递的。”白邮差被勋外卖突然的热情吓了个措手不及。
    “哎呀!真巧,我是送外卖的,咱俩还算半个同行呢!这就是缘分啊,兄弟,加个微信吧。”勋外卖说完就凑了过来,而邮差则是慢悠悠地拿出了手机。在勋外卖低头扫码的时候,白邮差一抬头就看到了他的梨涡,顿时就感觉仿佛有只丘比特之箭射中了自己的心脏。
    白邮差喜欢有梨涡的人这是他很少和别人说的,当然,也因为没有人问。
    不过丘比特之箭还没多呆一会,就被白邮差的疑问带了下去,什么时候送外卖的和送快递的是同行了?